陈金雄:互联网医疗再思考互联网医疗政策医生

   我是IT出身,在医院待了20多年,最近几年关注信息化医疗和数字化医疗。

  

   2014年我写过《迈向智能医疗》,十年前就预料未来一定是智能医疗。 2015年“互联网+”政策出来以后我写了《互联网+医疗健康》,当时提出精准医学5P。

  

   不知道大家什么感觉,我感觉互联网医疗退步了。 有人认为医疗怎么能互联网,医疗就是面对面,我们必须理性角度来看。 首先要了解医疗本质是干什么,医疗是几个业务,诊断、医疗、护理、康复,服务。

  

   证据是诊断前提和基础,证据、诊断和治疗的三者关系是否充分,诊断是否准确然后影响医疗的结果。 这个逻辑关系要搞清楚,然后讨论能否互联网医疗。

  

   证据的要求有真实、全面,积极,量化,动态,我们就是要解决这几个问题。

  

   我们主要的问题就是通过医疗信息化建设来解决这个问题。

  

   传统医疗为什么是面对面医疗?面对面医疗核心是解决证据问题,证据是望闻问切,西医是望触扣听,情感是深入沟通。

  

   面对面医疗核心就这几个问题。 证据足够了就可以直接治疗,证据不够可以通过检查和检验设备,来进一步补充采集。 其实现代科技发展以后,这种检查和检验靠科技手段采取证据信息已经超过了面对面采集证据了。

  

   证据是否足够由医生判断,有了互联网以后,我们在这个前面加了一个连接手段,也是连接工具。

  

   现在的互联网医疗不仅仅简单是互联网,已经有很多设备在里面,比如可穿戴设备、文字语音或视频互动。 我们不否定面对面,这里面互联网医疗和线下医疗是一个协同问题,不要当成对立关系,其中医生执业能力和素养是根本。

  

   另外,现在互联网医疗不是简单手机加WIFI概念,而是一个生态链,是物联网、可穿戴设备、精准医疗、大数据组成的大生态链。

  

   互联网医疗未来的发展爆发点一定是具有诊断识别,医生认可的,通过认证的,这也是现在最难的一块。 如何突围,怎么发展?互联网医疗引起大家关注是2014年,阿里2014年才开始,春雨是2011年,几年能够有这么大发展也是很了不起。 主要障碍有这些方面:技术因素、垄断环境、政策推动、支付支持、医疗特殊性、发展盲目性、或医生积极性、用户体验等。 我认为破局思路有几点:1,要能解决医疗核心痛点。

  

   2,要能调动医院和医生积极性。

  

   3,医生要成为营销的主渠道。

  

   4,便捷解决系统问题。

  

   这里面关键是数据问题,医疗核心是数据、协同、流程、智能。

  

   目前互联网医疗受到质疑是数据不够,有数据支撑发展互联网医疗才可以。 想到两个例子,比如谈互联网医疗障碍在医保支持,但是大家想想看,便民自行车与共享单车,这个从业务模式完全一模一样,从政策角度来讲,便民还有政府支持,共享单车没有政府支持,可是目前共享单车是泛滥了,便民自行车却没有发展起来。

  

   这个给新医疗人一点启发。 还比如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解决痛点问题,比传统手术恢复快,质量好,也得到了发展。 营销水平上病人怎么知道是用达芬奇机器人手术还是医生做手术,关键也是医生在推动。

  

   一个业务完成要有一个条件,要有需求,如果没有需求这个业务一定不能成功。 需求是前提,连接是基础,信任是保证。 原来是面对面连接,现在是互联网让连接方式改变了。 以前我们买东西会到店,现在是到互联网上,一个非信任环境。

  

   如何看待政策的问题?2015年国务院推了一个“互联网+”行动计划,积极探索互联网延伸医嘱电子处方等网络医疗健康服务应用,但是具体执行有诸多问题,还有不同年份发布的政策有相互矛盾的重叠。

  

   做政策制定有几个原则,有利原则、推动原则、规范原则、可行原则,政策规定要能够落地。

  

   比如设计软件感觉不是医生用,一堆菜单没有场景,现在有很多政策、规定也是缺乏场景感。 出台了没有想到怎么落地。 对企业来讲我认为首先做好、其次研究让数据说话。